十四岁那年的雪/遵义.云雾山中一棵草-散文 随笔 杂文--金沙国际-Powered by www.laoy8.net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金沙国际】金沙澳门官网网址

时间:2015-01-04 7:46:29 点击:

  核心提示:“二月二日,星期六,阴。今天是我生日,我满十四岁。我想我已经经历了十四个春夏秋冬,也该懂事了。今天没有煮什么好吃的。不过,我不怪他们,也许他们事多,忘记了。”——整理旧物,发现了三十五年前即上世纪1980年的一本日记本,里面夹了几张小笔记本纸,散页,发黄,字迹清晰。幼稚的字,含着隐忍、体贴的心情,那...

“二月二日,星期六,阴。今天是我生日,我满十四岁。我想我已经经历了十四个春夏秋冬,也该懂事了。今天没有煮什么好吃的。不过,我不怪他们,也许他们事多,忘记了。”——整理旧物,发现了三十五年前即上世纪1980年的一本日记本,里面夹了几张小笔记本纸,散页,发黄,字迹清晰。幼稚的字,含着隐忍、体贴的心情,那时,真的懂事了吧,不会怪罪父母兄长在生日那天对自己的忽略,毕竟忙于生计才是根本。也许,只是用几行文字掩盖那颗敏感脆弱而渴望关爱的心。14岁,翅膀稚嫩,无法独立承担生命成长的孤寂,开始用文字温暖和鼓励自己。

据日记记载,那年元月21日寒假典礼上,学校奖给我一个日记本,一支钢笔,一瓶墨水,那是因为写“达芬奇画鸡蛋”有感作文得了年级一等奖。14岁生日便有了痕迹,青春岁月有了成长痕迹。

岁月的书,一页一页翻了过去,无法记清当时写日记时的种种情形,为什么放假那么晚?春节在217日,大概也是如2015年的春节一样,农历闰月吧!那年,有大雪,一定很冷的。是不是穿了新棉袄,穿了母亲做的新棉鞋?一切都无法记起。元月二十九日的日记中,我写道:“吃了早饭,下起雪来,我可高兴哩。说句心理话,我最喜欢下雪。下雪既好玩,也能给庄稼披上一层银白色的大衣。庄稼就不会被冻坏。呀!你看,雪花在空中飘飘荡荡,是(似)落非落,不过还是落下来了。大人们边走边高兴地说:这下,庄稼有收头了。”三十日那天继续写道:“今天的雪越下越大,早上一开门,刺得眼睛发痛,北风呼呼地吹着。但是,我家门家的那棵柏相树还摇摇摆摆的,无所畏惧。我真是羡慕它的挺拔。”下雪的那天晚上,树上、瓦房上一定有簌簌的响声,那是雪粒落下的声音,变成雪花后便悄无声息了。可据有人测试,雪花的声音如救火车般尖锐,只是那样的音频我们听不到,无法通晓雪之声,雪之语吧。

雪是受人欢迎的,是大地的福音。“瑞雪兆丰年”不仅是说说而已,乡人们不会念这句诗,便说,庄稼有收头了。年少的我读书不多,如果当时读到那首被人笑话的“江山一笼统,井口一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顺口溜,一定觉得好极了。只是,我家的白狗,从来不会傻得让雪落在身上不抖掉。还是那首“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既雅致又有美感。

天亮了,我住的楼上黑黢黢的,因为房顶上的几块用来透亮的玻璃瓦被雪覆盖,反而让屋子变黑了。哥哥们在楼下院坝铲雪、喧闹,屋后的竹子不时响起被雪压折的声音。我起来后,看过雪,便按照假期计划开始做作业,做家务,还做过广播体操,开始在火炉边埋头读小说《第二次握手》——下雪真好,不用外出打猪草、放牛,可以在家温暖地读小说。那是在医学院念书的三哥带回来的,还有一本科普读物《林海行》、长篇小说《红旗谱》。那段时间,我对阅读着了迷,好几天的日记都作了记录。二月七日那天写道:“我第二次看《第二次握手》后,心里非常激动,我向往书上的人们考上大学,并到国外去留学,努力攀登科学高峰,为人类作出贡献。我要像书上的人们一样勤奋好学,一丝不苟,博览群书。马克思说得好:‘在科学的路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能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只有这样遵守格言,那才有希望”。

不要讪笑日记里这些口号式的语言,我还真服了当时的自己,竟有如此豪言壮志。改革开放刚刚起步,百废待兴,科学的春天正在来临,少年的心,受到书本的激励,是很正常的事情。后来,虽然没有成为科学家,也没有为人类作出贡献,但人格勿容质疑得到了熏陶,对工作绝对尽心尽力。

其实,日记里没有告诉未来的一件事是,苏冠兰与丁洁琼的爱情让我的心痛了又痛,泪流了又流,多么高尚美好而浪漫的爱情呀!终究是有情人难成眷属。——少女的心,宛如雪花一样洁白无暇,漫天飞舞。写到这里,仿佛那股情绪又涌上了心头,隐隐着痛。

在日记里,貌似小大人的严肃态度抵不过孩童贪玩的天性,临到31日开学报名时,还没有完成数学作业,不断反省,不断责备自己,却对院子里雪中盛开的梦花情有独钟,写了首幼稚的诗歌:

“独自站在院边

朵朵黄花竟相开

不怕严寒不怕冻

白雪好像是棉絮

花儿讨人爱

带来了春天”

那年的晚些时候,父亲退休,征求我的意见,是否愿意顶替他参加工作。一个稚气未脱的女孩,想到初中未毕业,参加工作不过是做做炊事员、敲敲钟之类的杂事,与自己的理想大相径庭,便拒绝了。不然,人生恐怕又是另一番模样吧!

 十四岁的雪,青春的花,希望在雪,梦想在花。一年又一年,雪在下,花在开,三十五年眨眼间过去了,似乎是电影里的年代字幕或者春夏秋冬的镜头,一闪而过,也像是坐公交车,话没说几句,便到站了。昨日青涩少女,今日逐渐老去。文字的好,好就好在记录下了岁月飞速流逝的曾经,记住成长的那些往事,不断激励自己,更好地走向未来。



作者:云雾山中一棵草 录入:云雾山中一棵草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金沙国际(www.tsnat.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奥门金沙网址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