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屏烽火第十八集-影视文学剧本--金沙国际-Powered by www.laoy8.net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剧本 曲艺 歌曲 >> 影视文学剧本 >> 内容

【金沙国际】金沙澳门官网网址

时间:2010-11-15 7:38:56 点击:

  核心提示:114、办公室内、雷雨天史诗文在主持一个局台会议,参加会议的人有马克欣、方珍、丁可凡、蒋蜀云、毕姬和其他一引起干部,万仁贤也在列席。史诗文:“最一段时间,我们广电系统职工的思想比较混乱,许多编辑记者跑来问我广播电视还办不办,单位砍不砍掉?说实在话,对这些问题,我这个局长回答不出来,市里省里也不一定说...

 114、办公室内、雷雨天

史诗文在主持一个局台会议,参加会议的人有马克欣、方珍、丁可凡、蒋蜀云、毕姬和其他一引起干部,万仁贤也在列席。

史诗文:“最一段时间,我们广电系统职工的思想比较混乱,许多编辑记者跑来问我广播电视还办不办,单位砍不砍掉?说实在话,对这些问题,我这个局长回答不出来,市里省里也不一定说得明白,但是要加大改革力度,从中央到地方都是这么在宣传,问题是怎么改,请各位负责同志商讨一下。”

会议室一阵沉默的喝起茶,有的敲打桌面。

蒋蜀云说了话:“我们这些人已经退到第二线了,离国家规定退休的年龄虽然还有几年, 也是廉颇老矣。我表个态,欢迎改革,也不怕下岗,我们为党和国家干了三十多年,到头来总不会不给我碗干饭吃吧!”

毕姬:“现在是吃饭容易,干事难。我想不通,为什么不能给我市电视台一片容身之地?全国地级市电视台有600多个,他们为当地的社会稳定、市场繁荣起到了不可抹灭的作用。老百姓最关心的还是当地发生的各种事情,改革要把这个环节去掉,我看是弊大于利。”

方珍:“如果真是这样,我也有想法。当年我从大学新闻系毕业,是有机会留在北京或到省级新闻单位。但是学校号召我们到基层,我就来了,真是越听话的人越吃亏。”

万仁贤:“你们说的这些话都不着边际,谁说要砍掉地市电视台?我想中央决不会一刀切,各地有各地的情况不一样嘛,实事求是是我党的一条路线,刚才史局长讲的要稳定职工思想,你们当领导的都稳定不下来,怎么去说服群众。”

马克欣:“万处长,领导也是人,也要生存,也要担心自己的事业和命运,这不奇怪。因为我们的职业关系,接触的和看到的社会现象比较多,比如许多单位职工下岗和单位破产,上边一句话,下边就玩完了,我们担心的是这码事。万处长,你告诉我们一句实话,上边对电视台究竟是什么态度?‘

万仁贤:“我一个宣传部的宣传处长,又能比你们知道多少?上边的精神总得归纳起来就是调整和优化电视台的结构,走广电集团股份制道路,对外扩大改革开放,对内进行机制改革,可以多种经营。“

蒋蜀云:“这些话放在任何单位都适合,电视人关心的是存在还是灭亡。“

大家又一阵沉默,只有室外的雨声在诉说。

马克欣:“大屏从北京打来电话告之,中央电视台也大地震,他们确定了今年三大改革措施,一为节目实行制播分离;二为栏目实行收视率未位淘汰制;三为争取赢利来源多样化,摆脱以广告为唯一来源的局面,其中节目首次实施制播分离被看作改革的重中之重。”

万仁贤:“我们也比着葫芦画个瓢,向中央电视台学嘛!”

丁可凡:“我们地方台与中央台没有可比性,怎么学?制播分离对电视剧来讲好办,但全国大多数电视台不制作电视剧,早就是制播分离了,关键的问题是,除了新闻部的其它部门是不是要制播分离?他们分出去算电视台的人还是算社会游民?算电视台的人那还是扯不断理还乱,算社会游民,一下没了社会地位,谁愿意去干。”

万仁贤:“青蓝、宋雅艺他们不是也自动下岗在社会上搞电视吗?听说收益也不错吗。”

毕姬:“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关键的是大多数编辑记者已经习惯了电视台这种生活,不愿去社会再闯荡,就好比你们市委市府机关,大多数干部宁愿过清静的日子也不愿下海发财一样。”

史诗文:“纸上谈兵不起作用。我们要作好两手打算,电视台不撤我们该怎么办?要是撤了又该怎么办?”大家又一阵沉默,室外亮起一条电闪,一个炸雷顿时响彻天宇。

 

115、室外雨天

瓢泼大雨向三江市倾泻而下。

胡伯清披着雨衣领着几位干部在雨中视察沿江住宅和单位。他脸色疲惫,在指指点点对干部们布置什么。

一位干部:“胡市长,没想到今年的雨水来得这么快,这么多,大大超过了一九九八年的同期降雨量。”

胡伯清咳嗽了几声:“吴书记去省城开会,你们要把这里的情况立即向他汇报,另外要通知各个单位,特别是沿江单位作好防洪救灾工作,也要立即通知下去,要让全市干部和群众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一位干部:“听说吴书记是被省纪委找去谈话,能回来吗?”

胡伯清:“不要乱说,省纪委找人谈话是很正常的事嘛。”

另一位干部:“胡市长,情况紧急,现在已是下午快下班的时间了,就是电话打下去,恐怕也不一定能及时传达到每家每户。”

胡伯清:“那你们说怎么办?平时你们都挺有办法,到了这关键时刻就没了主意。”他有点生气。

干部:“胡市长,你也病了几天,你回去休息,我们来想办法。”

胡伯清:“屁话!我能去休息吗?吴书记一走,全市的担子就压在我身上,你们拿不出主意,我就站在雨中不走!”

另一位干部大喜起来:“胡市长,要把汛情立即告诉每家每户,只有一个办法。”他见胡让他说下去:“你立即到电视台去向全市人民作个电视讲话,叫每个单位和市民行动起来,这抗洪的战斗一定能打赢。”

胡伯清眼睛一亮:“好主意,你先与电视台联系一下,叫他们准备一下这方面的资料和打几条鼓舞人心的字幕,我们再看看随后就到。”

“要不要给你拟个讲话稿?”

“你见过我多久讲话用过讲话稿。”胡伯清很得意地说完,咳嗽着与大家消失在雨幕里。

 

116、电视台小演播室

马克欣指挥着大喉、二喉架机,鲍美丽、金山、方珍也在忙碌着。

马克欣:“方副台长,一会胡市长讲完话,你要让新闻部24小时值班,随时要有汛情滚动播出。”

方珍:“知道了。大喉、二喉、今晚你俩开始值第一班。”

二喉叽咕:“凭什么还要这么玩命呀,我们何去何从都不知道,值吗?”

马克欣:“二喉,在上边还没有收掉你的记者证之前,我们都要履行好自己的职责,记者是什么,说白了就是没有头街的公仆,就是国家的忠臣,人民的孝子,三江市面监洪水之灾,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二喉:“我们记者首先是人,是平常的人,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走出这电视台,谁还理谁,你说那记者证,一不是党票,二不是官印,当不了什么用,我也说白了,拿出连过机场的安检、去宾馆住宿,人家都不认,现在凭的是关系,不是记者证。”

大喉瞪了二喉一眼:“你少说几句行不行,大树要倒,哪个猴子心里都不好受。”

方珍叹了一口气:“我来值班,找易难给我当摄像就行了。”

大喉:“方副台长,新闻部这么多男子汉,还用得着你一个女人来跑第一线吗?二喉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话不好听,干活实在。你们当领导的也要理解大家这段时间的心情,群众心里有了火气,他们不向领导吐朝谁吐?”

马克欣:“那我们有了火气朝谁去吐?”

二喉:“这话用问吗?你朝你的领导去吐呗,这也叫下级服从上级的组织原则嘛!”

大家一阵笑。

胡伯清披着雨衣在丁可凡带领下来到演播室,他与大家一一握手,“准备好了么?”

马克欣:“什么都准备好了,你坐好,我们就开机。”

“好!我已准备好了。”胡伯清脱掉雨衣坐在演播台前,还试了几下,也咳嗽了几下。“

鲍美丽见他的头发有点乱,拿着梳子上前为他整理发型:“你是市长,在荧屏前要注意形象。”

“是是”胡伯清有点感动,他眼前又浮现出安安为他整理发型的镜头,他回到现实对大家说:“可以了吗?”

马克欣当导播倒计时:“各部门注意,切出市长讲话字幕,好,准备——54321切入市长讲话图象。”

监视器里出现胡的图像,大喉、二喉一人操一台摄像机从两个角度对准胡伯清。

胡伯清很严肃地讲道:“市民们,我是三江市长胡伯清,在这里,我向你们紧急通报我市的汛情。从今天早上5点起到现在。”他看了一下表“20点,我市已连续下了十四个小时大雨,我们的周边和上游地区也是瀑雨不停。据我市气象局提供的消息,这场大的降水过程预计要持续三天,洪峰预计明天上午将抵达我市。我刚才与我市有关部门的同志去沿江看了一下,有的地方已经进水,估计这次的来水量要超过1998年那场大水。”他在使劲咳嗽“市民们,同志们,各单位的负责人,我代表市委市府向你们发出动员会,希望你们立即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开展互救和自救工作。各单位的领导一律要去单位坚守岗位,谁失职市委市府就撤谁的职,决不姑息。”胡又一阵咳嗽,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印红了台桌。

大家也感到突然,大喉把镜头推向血水。金山和鲍美丽撞进镜头扶住胡伯清询问:“胡市长,你不要紧吧?”场面有些乱,但现场直播仍在继续,这个场面进了千家万户。胡伯清打起精神,推开二人继续讲道:“市民们,同志们,三江市抗洪指挥就设在市府。市长公开电就是指挥部临时电话,我们想信,全市人民团结起来,一定能战胜这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他又在咳嗽。

马克欣指令:“切出字幕。”一条口号顿时在荧屏上出现:“严防死守,保卫三江;”接着一首激动人心的歌曲在画面中出现。

在胡伯清的讲话中可以看到。

魏跃驰、杨登科、汪卫东、蒋蜀云、老百姓在各自家中看他的电视讲话。

在歌曲声中,魏跃驰、杨登科、汪卫东、蒋蜀云、毕姬、史诗文、罗文化、刀无刃大屏从各自家中朝各自单位奔去……。

 

117、野外

一辆越野车在雨夜中行驶,车中坐着吴海云。他死死地盯着前方的雨幕,耳边响起省纪委的训斥:“我们省纪委最后告诫你,你作为一个正厅级干部,一定要严守律已,不要在金钱面前摔跟斗,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特别是你儿子……”

 

118、直播室(夜)

大家围住胡伯清问候,方珍端过来一杯水递给他,胡告诉:“我没啥,累的,刚去山区跑了十几天,回来又遇到涨水的事,你们该干啥干啥去,我与马台长谈点事。”大家离去。

胡伯清喝口水:“小马,我也没啥事,我只想问问,安安在世的时候,就是在这里做电视节目么?”

马克欣:“不是这一间,是另一间。”

胡伯清:“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马克欣:“可以。”

马克欣领着胡伯清来到另一间演播室,他打开灯,胡看清一切,他有点无力地走到一个位置上坐下,两眼盯住演播台,他现现了幻觉。

安安笑咪咪地再现在台前播讲。

胡的眼泪流了出来。

马克欣轻轻地退出去。

 

119、江岸、晨、雨

三江洪水汇合成一条巨大的黄龙咆哮着,傲慢地向远方流去。

临时办公室内。胡伯清输着液在休息,几名干部进进出出在收集核对洪水情况。

吴海云披着一件雨衣走了进来,众人见他让坐倒水。他蹲下身去看胡伯清,胡睁开眼睛见是吴海云要起来,吴按下他:“接到市里的电话我就连夜往回赶,不巧,这次全省大范围降暴雨,有一段公路给冲毁了,我们是绕道回来的。”

“吴书记,你回来,我就放心了。”胡伯清又问:“省纪委叫你去干什么?”

吴海云:“省纪委叫我去能有什么好事,他们收到几封匿名信,说我和我的那三儿子有什么经济问题。”

胡伯清表情很复杂:“现在的干部不好当呀!有几个干部没挨过匿名信?”

吴海云表现也有点复杂:“就是这不好当的干部还有许多人盯住这个位置。”他换了话题“老胡你的病怎么样?”

胡伯清:“没有什么大病,咳嗽了好几天,也没查出个什么问题,输点液,休息一下就好了。”

吴海云:“那怎么能行,你还是到医院去检查一下,你放心,这摊子事交给我,出不了事。”他示意几个干部去扶胡伯清。

胡伯清被抬到外边深情地叫了一声:“老吴。”他伸出手去握住吴海云的手:“保重,我到医院检查完就回来。”

 

120、路边公园、雨

天然的雨景为青蓝导的电视剧《女孩笑咪咪》助了一臂之力。她指挥各部门在拍摄。宋雅艺显然是剧中主人翁,他在向一个英俊青年告别。两人演得很投入。

“推成近景停住,好!宋雅芝要主动一些疯狂一些吻你的男朋友,好!OK。”青蓝盯住监视器在指挥演员。“准备下一个镜头。”

在一旁观戏的钱老板急忙给宋雅艺递上煲好的一碗莲子银耳汤。“雅艺,你趁热快喝下下,这是我亲自为你煲的莲子银耳汤。”

“谢谢。”宋雅艺接过汤喝了起来。“钱老板,照这个速度《女孩笑咪咪》这部电视剧要不了一个月就可能封镜。到时你这个投资老板就赚了!”

“我不关心这个,赚钱的门道多得很。”钱老板色迷迷的盯住宋。

“你不关心钱,关心什么?关心政治?关心国家大事?关心西部失学儿童?”宋雅艺笑着说。

“我是商人,关心那么多干啥!现在我关心的是你,你要是出名以后就会把我这个老板给踢登了!”

“钱老板,你不了解女人,见异思迁的女人那是少数,中国女人最大的弱点就是与谁上了床就是谁的人了。”

“你为什么没有刚才演戏那种激情?”

宋一笑:“那是演戏,他只能得到一个吻,而你得到我的全部。”

钱老板明白过来:“那是那是,来再加一点汤。”

马克欣挽着裤腿领着二屏二喉一个摄制组路过这里,他们显然去抢拍什么镜头。

宋雅艺眼尖招呼:“马导演,哦!马台长,匆匆忙忙去拍什么呀?”

马克欣停住问:“你们在拍什么戏?”

青蓝走过来回答:“《女孩笑咪咪》你们这一身泥一身水的去哪?”

马克欣:“三江发大水我们去拍一组军民抗洪救灾的镜头。”

宋雅艺:“马台长,你是一位导演,不带着大家拍电视剧,搞大节目,去拍一些电视垃圾有什么用呀!”

马克欣眼里一下冒出火来:“什么?电视垃圾?你们别以为凭着自己的姿色找到那么点拍片的本钱,就以为是电视人了,告诉你,猴子挂上勋章,他还是猴子,只要我们不是垃圾人,拍出的任何片子都不怕别人指东道西。”

青蓝:“马克欣,宋雅艺给你开个玩笑,你用得着发这么大的火吗?我们是女人,有姿色,但是你别忘记了,有姿色的女人多的是,为什么自己站不起来,我们搞电视剧,多少也是为社会生产精神粮食。“

马克欣:“什么精神粮食,你那是政治鸦片,不就是一些言情片、古装片么,不服气,那就去到抗洪救灾第一线去拍点鼓舞人心的片子来。“

宋雅艺:“我们凭什么要去拍,打锣卖糖,各干一行,你们是吃皇粮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当然要去保卫皇家,我们是吃杂粮的,没有这个义务。”

马克欣不想多说,丢下一句话:“商女不知亡国恨。”离开,他们三人从剧组人们的目光中昂首走过,有点悲状感。

青蓝受到震动,宋雅芝眼里也含着泪过来:“好象这个世界上就有他们的电视台的人才是正宗天子,我们这些拍电视的都是草台班子。”

“今天不拍了,告诉全剧组,到江边拍抗洪救灾的专题片。”青蓝发布命令,宋雅芝也赞同。

“什么,电视剧不拍了,这是为什么,我这投资的钱,谁给我收回来。”钱老板急躁起来。

青蓝:“钱老板,你除了钱和女人,你还知道什么?”

钱老板:“我是商人,我当然只知道钱。女人嘛!不就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吗?我知道这两样就够了,我要知道那么多干啥。”

青蓝:“可我们不是商人,走!”她带着剧组成员离开。

钱老板:“你们这是把我的钱往水里仍,我要去告你们!”

“钱老板,不着急,喝口汤。”她把手中的银耳汤递给他说:“你刚才不是说过吗,赚钱的门道多的很嘛。”

钱老板真是有苦吐不出来。

 

121、江岸雨景

三江市的军民们奋力地与洪水搏斗。

一处,魏跃驰领着摩托车厂的职工在抗洪,二喉抗起摄像机在马克欣的指点下拍摄镜头,二屏给二喉打着一把伞。

再一处,汪卫东领着三江曲酒厂的职工在抗洪,马克欣把镜头对准他们,二屏给二喉擦雨水,他有点感动。

另一处。西装革履的杨登科坐在一椅子上拿着个话筒在指挥部下抗洪。有人给他们打着伞,样子还是蛮真诚。二喉说:“杨总,你应该到水里去指挥,我好拍片。”

杨登科:“我搞那些花架子干什么,当官的骑马,当兵的走路,这是毛主席在古田会议上就决定了的事,再说我都60岁的人了,能来就是对得住良心了!”他见二屏,眼里又有了邪意。“二屏姑娘,要不来喝瓶矿泉水?”二屏瞪了他一眼没理采他。

马克欣:“杨总的话也有道理,我们到水里去拍。”

他扶着二喉到了水中,群众见了,干劲倍增,突然一个浪子打来,二屏没站稳倒在水中,二喉急忙伸手抓住二屏,摄像机被水浸了一下,关闭了。三人上岸查看电视摄像机。

二喉:“机器进水了,要立即带到台里处理。”

杨登科:“马台长,不就是一部机子吗,等洪水退下去,我们开发公司捐赠一台给你。”他着着二屏有点得意。

“谢谢”马克欣也感到高兴,但脸一沉,火烧眉毛顾眼前,现在没了摄像机,这么多宝贵镜头抢不到手了。他们一愁莫展。

“给你……“

马克欣抬头一看,青蓝、宋雅芝抱着摄像机站在他面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还不拿去用,瞧不起呀!告诉你,这是拍电视剧的摄像机,要比你们拍新闻的机子档次高的多。”青蓝讽刺他。

“那是那是。”马克欣接过机子吩咐:“二喉,你回台里请技术部修理机子,我在这里拍。二屏你也劳累了一天了,回台里休息一下,准备替换其他几组的记者。”

马克欣扛起机子,青蓝从二屏手中要过伞给马克欣打着,宋雅芝也给马撑伞,二屏一歪嘴挽着二喉的胳膊走了。

杨登科开玩笑:“马台长,你艳福不浅呀!拍个新闻片两个美女为你撑伞,成了皇帝了。”

青蓝:“杨总,你算说对了,记者是什么,就是无冕皇帝嘛。”她又转过脸问马克欣:“我这个商女说得对不对?”

宋雅芝:“我才不是心疼什么马台长,我是为了我的摄像机。这几十万的家当要有闪失,对不住钱老板呀?”

杨登科:“我怎么就遇不上一个你们这样的好女人呢?”

正在拍摄的马克欣的手机响了,他把摄像机交给青蓝拍,自己打手机:“是宣传部万处长吗?我听清楚了,吴书记去了最危险的连心岛,好,我马上派两名记者去跟踪采访。”他收了机,又拨了几个号吗:“喂!是大喉吗?你和鲍美丽一起到连心岛去采访市委吴海云书记,对,把那里的一些场面也要抢回来,好,注意安全。”

 

122、医院

胡伯清拨下输液针管要出院,医生护士在阻挠他。吴海云的妻子走过来,众人让开,她和胡伯清对视了一眼说:“你们让他去吧,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去也是新闻,不去也是新闻。”

胡伯清:“局长,我可不是去为了上镜头。”

吴妻:“这话不是你说的吗,我家老头子也上去了,你能把他替下来就让他下来,他还有两年就退休了,也不会挡谁的道,我家只希望今后过安定的日子。”她转身而走。

胡伯清张张嘴说不出什么话。

 

123、江边

史诗文、蒋蜀云、毕姬、刀无刃和广电系统的职工们也在铲沙包,易难和艾君打着摄像机在拍摄。

史诗文:“小易,你不要拍我们自己,去拍其他单位和群众。”

毕姬把铁铲一放:“史局长,怎么不可以拍一拍我们自己,我们也是大写的人。”

蒋蜀云:“对,你们也要拍一下我们的摄像记者,每年那么多的抢险镜头是谁让电视观众知道的,是我们电视人。”

史诗文:“好,拍一些镜头留下作资料教育以后的同志也应该。”

蒋蜀云:“老史,我们还知不知道有以后,电视台如果真的要撤,在我们这里就划上了句号。”

易难:“局长,老台长,让历史告诉未来,让镜头告诉社会,至少,我们这些电视人,没有沾污记者这个神圣的职业。”

大家有了一点悲壮感,齐心协力地大干起来。

 

124、电视台编辑机房

几台编辑机在紧张地工作,各个抗洪军民的镜头在这里组合,方珍在一旁监制。

 

125、演播室

金山神情凝重地在熟悉稿子。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示意录制部。丁可凡亲自操机,摄像的红灯亮了,金山字正腔圆地播:“观众朋友们,你们好!今天的新闻题要是:三江市军民在市委市府的统一领导下,严防死守,誓死保卫三江大堤……(定格)

作者:张进军 来源:金沙国际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金沙国际(www.tsnat.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奥门金沙网址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