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缺的月亮(一)/泸州.闵其彬-小说--金沙国际-Powered by www.laoy8.net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金沙国际】金沙澳门官网网址

时间:2012-01-30 7:33:46 点击:

  核心提示:一80年代初,杨广斌高中毕业,在县城读了几年书,却并没有实现他的夙愿,又回到了他努力摆脱而又还摆脱不了的农村乡下。他多么渴望读书,想再补习一年,作最后一年冲刺,可每回到家里,看到家徒四壁,人畜混用的厨...

 

80年代初,杨广斌高中毕业,在县城读了几年书,却并没有实现他的夙愿,又回到了他努力摆脱而又还摆脱不了的农村乡下。他多么渴望读书,想再补习一年,作最后一年冲刺,可每回到家里,看到家徒四壁,人畜混用的厨房,参差不齐的竹林间里的几间茅草房,尤其是那还在读书的穿着破烂衣服的兄弟妹妹,又难于启齿,他们也还要读书升学啊。无情的现实使他改变了初衷。他觉得只有凭借自己勤劳的双手和智慧的头脑才能改变家庭贫穷的面貌,并供兄弟妹妹们读书升学。

杨广斌四弟兄六姊妹,自己排行第三,大哥初中毕业后在家干农活。二哥杨广杰去年高中毕业,高考成绩通知后,杨广杰思想几乎崩溃,多年来,杨广杰含辛茹苦,用尽混身解数,却仍然脱离不了农门,杨广杰只好回到老家。小的弟妹有的还读初中,有的还读小学。

父母都五十多岁了,几十年来,为了子女和家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肩挑背磨却仍然在贫困线上艰难地挣扎。

眼看孩子们渐渐长大成人,父母心里暗中着急,女孩子不用揪心,况且也还小,常言说得好,有女不愁嫁。几个男孩就不一样,而且都逐渐大了,接连两个男孩高中毕业升学无望更是增添了父母的忧愁。

那时女方选择男方的条件是弟兄多不多、房子宽不宽、分粮水平高不高、柴山多不多,几个条件都具备的,那就优越,来作媒人介绍的就会接踵而至,男方选择女方余地就很大,就可在众多女人选中慢慢挑选,并会选到人漂亮的,陪嫁品多的,总之就是更可能选到自己觉得满意的。显然杨广斌弟兄,一个条件都不占优势。

 

     

 

杨广杰去年高中毕业后回到乡下两个月,初中同学张菊给姑姑张惠英说:她喜欢杨广杰。并托姑姑作媒人。

做媒人就是给男女双方牵红线,向双方的父母亲和本人说对方的优点好话,不谈对方的不足、缺点,说得你天昏地转,口瞪目眩,让你觉得对方确实是自己合适的伴侣,有的媒人甚至能哄下树上的鸟雀。

做媒人的都希望事情能成功,做得愈多愈好。人间传说做成功一件就能当做其它的十件好事,以后百年归世(指死后)后,在阴间就不会受罪,况且还会得到男女双方的可观酬谢。张惠英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如花似玉的侄女会爱上这么穷的杨广杰,天上居然真的掉下了馅饼,这件事情不用多费口舌,只要一谈准成,十拿十稳。张惠英暗暗高兴。果然经媒人张惠英介绍,杨广杰喜出望外,二话没说,立即同意。杨广杰父母更是暗自高兴得睡不着觉,笑得合不拢嘴。杨广杰和张菊是三年初中同学,有认识基础,比较了解,相互都有好感,思想也比较开华,不久他们就上了床,第二年夏天生下白胖胖的可爱男孩。

杨广斌虽然弟兄多,家庭条件很差,但都聪明,俊洒,能吃苦。杨广斌在几兄弟中,更是出人头地。他今年18岁,1.76米身高,头发柔软黑亮;大而明亮的眼睛,炯炯有神;微薄的嘴唇,就像一道和谐的音符,能弹奏出动听的声音;皮肤白皙、细腻;身材高挑,匀称;桃子脸,没有瑕疵;从任何角度看过去,都十分协调、动美。

杨广斌在家里,拼命地干活,挖地、除草、耕种、收割,好象只有拼命干活才能弥补未能高考升学内心的愧疚,不久,肩、手、脚上已磨起了一层厚厚坚硬的茧皮,就像那皲裂而又粗糙的青冈树皮。短短的时间,他体验到了生活的艰辛,农活的劳苦,前途的渺茫,他觉得似乎就是上帝有意惩罚虔诚的基督教徒: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在劳作之余,他不忘读书学习,常常夜以继日,挑灯夜读。他把家中所有的书全部重新看阅一遍,然后再针对难点重点,一一攻坚克难,同时借阅古典名著,认真研读。

 

    

 

198376中午,杨广斌妈朱雅芝上街赶场后,冒着火辣辣的烈日,汗水湿透了衣服,回到家里,刚洗过脸,听见狗汪汪汪地狂叫,朱雅芝急忙走出门,就听见有人大喊:“有人吗?快邀倒(指控制)狗,我口很渴,找点水喝。”

朱雅芝急忙答道:“有人,你进来吧。”

   “要得,我就来啦。”对方立即回应说。

朱雅芝一边吆喝狗,一边招呼客人进屋坐。客人先自我介绍说:“我叫李三刮,你不认识我吧?”

朱雅芝看了看李三刮,只见她60多岁光景,个子不高,穿一件素花短袖衣,下身穿的是深褐色的确良裤子,一张宽扁的脸上,好象密密麻麻地镶嵌着黑芝麻,短短的上海头式露出稀疏白发。

朱雅芝微笑着说:“不认识,也欢迎啊。” 朱雅芝边说,边叫孩子们快倒茶,舀水洗脸。

李三刮说:“我是半边山村的,家就在下湾,我赶场正路不走这条路,走这条路要多绕两公里多,我还是第一次走这条路,你知道我为什么多绕两公里多走这边吗?” 李三刮说完,喝下一口苦茶。

朱雅芝老公杨正东抢说道:“哎呀,稀客,稀客,欢迎欢迎,请都请不来的。”

杨正东说完,招呼李三刮洗脸。李三刮走近水盆,左手浇水到右手上,右手浇水到左手上,抹了几下,然后双手拧帕子,说道:“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才到你家来啊。”说完笑嘻嘻地擦洗那张标准的麻脸。

朱雅芝两口子已觉得来者不俗,能说会道,又说是有事才来的,弄得两口子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从她那麻脸笑容看,又不像是有坏事。

朱雅芝热情地说:“来都来了,就饭吃了再走。”吩咐杨正东和孩子们赶快做饭。

李三刮接着说:“好事情,我那个侄女李玉红喜欢上了你家老三,她每次赶场都要问别人看到杨广斌没有,为了能看到杨广斌,甚至她会找遍街上的每一个角落,杨广斌很少赶场,她看不到他就会很失望。我来喝茶是借口,今天来就是做媒的。”

朱雅芝诚恳地说:“我们家很穷,男孩子多,没有选择别人的条件,女方知道了我们的家庭情况后,就会改变想法的。”

李三刮笑笑说:“你有所不知,李玉红早就了解了你家的情况,她一清二楚,她看中的是杨广斌本人。”

朱雅芝激动地说:“只要人家不择贤,我们是没有什么意见的。”

随后,李三刮将李玉红的情况罗罗嗦嗦说了几遍。

李玉红家四姊妹,都是女,前三个姐姐已经嫁出去,自己才17岁,家有八间瓦房,柴山很宽,山上树木大而多,很多男的都托人做媒,有些男的家庭条件相当好,可李玉红挑来挑去,都看不上,偏偏喜欢上家庭条件很差的杨广斌。李玉红父母对她百般宠爱,希望她找一个人品好的女婿上门。

李玉红经常听同学讲杨广斌,说他如何如何人好,多么多么优秀,有好多同学都喜欢他。李玉红是个很有心计的人,她把同学说的听进耳里,放在心上,并进行暗中了解,不久就知道杨广斌的大概情况,他觉得杨广斌就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一次公社电影院放影《天仙配》,杨广斌坐第八排,她就悄悄地跟进坐第九排,杨广斌根本不知道有人跟踪他。

 

     

 

吃饭了,三碗煎豇豆,两碗鸡蛋面汤。贵客的到来,杨正东特意去徐二花狗家借来一斤干面,半斤烧酒,以使卓上的菜体面些。李三刮吃饭时仍不闲嘴:“你家老三真的有好福气,不知道修了几百年的道,你看好事来了你们还不知道,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杨广斌在旁很是腼腆,似乎不知道他们谈些什么,或是他根本还不想考虑这些事。当李三刮再大大地呷了一口烧酒,问道:“小伙子,你爸爸妈妈都没有意见,你肯定也没有意见。” 杨广斌白白的脸上顿时一阵红晕,不置可否。

吃完饭,李三刮又和杨广斌父母吹了一个多小时,朱雅芝和杨正东始终微笑着,露出半边洁白而不整齐的牙齿,不时点头,表态:“我们没有意见,完全同意。”

李三刮说:“我知道你们肯定会同意的,说老实话,像你们家这么……。”李三刮停顿了一下,她只是想提示,她不想把下半句别人一听就明白而又不好听的话说完,接着说:“灯笼火把打起都找不到的好事,你看,你们家老三真是太有福气。”

他们又摆谈了一阵,李三刮急切地说:“哎呀,天已不早了,我还要走路,都说得差不多了,喊老三来表个态。”

朱雅芝和杨正东急忙叫:“杨三,杨三,快过来……。”不知叫了多少遍,就是没有杨三的回应,五妹杨广珊跑过来说:“三哥说去同学家借书,没有说是那个同学。” 朱雅芝和杨正东骂道:“那狗日的,就是爱看那点书。”

李三刮到底是老做媒的,很是老练,说:“老三文化高,年轻人嘛,多读点书是对的,说不定以后有什么出息,我们家那些娃儿就是不读书。这件事,不是今天一定要答复,给他多些时间考虑,以后答复也不迟的。”说完,提起布包戴上草帽就走了。

 

     

 

一晃到了第二年夏天,杨广杰给他幺爹栽秧,一起栽秧的共10多人,叔伯兄弟杨广良也在其中,他们在田里你追我赶,谈笑风生。

杨广杰关切地问道:“广良兄弟,有姑娘(有的称媳妇)了没有?”

“有啊,去年下半年落实的呀。” 杨广良回答说。

杨广杰笑着问:“老弟,你那么好的条件,姑娘一定漂亮吧?”

杨广良抽一口烟,回答说:“漂亮到谈不上,一般吧,不过她身体好,人勤快。”

杨广杰似乎要问个究竟,问道:“姓啥哟,哪里的?”

“姓李,名字叫李佳梅,是护国花果山的。” 杨广良回答说。

杨广杰开玩笑说:“听到这个名字都舒服啊,广良老弟,给哥子找一个好吧?”

杨广良笑着说:“你哥哥给我开玩笑哦,我知道你早就有姑娘的,你那嫂子才漂亮。”

杨广杰解释说:“不,我说错了,是给我的兄弟,也是你的兄弟找一个。”

杨广良说:“那到差不多。”

却说杨广良姑娘李佳梅,今年20岁,家住护国镇鹅公丘村6社,住址地名花果山,长得体胖腰圆,没有读过多少书,却具备农村姑娘的善良、勤劳。父母都60多岁,几个姐姐已嫁出去,还有一个妹妹。

李佳梅家没有男孩,父母年事已高,父亲患肺气肿病,怕冷、怕风、怕雨,长期咳嗽,不敢下农田干活,多年来,田里庄稼只有靠邻居帮忙,才能种植和收割。当地人认为女人下田干活是会败风俗的,所以女人都不会下田干活。自从杨广良与李佳梅结成这门亲事后,田地里的重活,几乎就由杨广良承担。

一天杨广良邀杨广杰等几个邻居一同去跟李佳梅家栽秧,年轻人在一起,异常活跃高兴,几乎是一路唱着歌到李佳梅家的。他们在田里干活、追逐打闹、说笑话,杨广杰是知识分子,笑话多,故事也多,他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讲道:“说的是红军长征二万五千里,我们侦察连经过几个湾,翻过一座高山,来到了一条大河边,只见水流湍急,波涛汹涌,隐约可见的宽阔的河面上高高地架着几根铁索,机枪哒哒哒哒响过不停,这条河就叫大…渡…河……。”他把大渡河说得很慢很重,说完就停下不说了。小伙子们正听得入神,他们都喜欢听打仗和侦破故事,一下没有说话声了,便嚷道:“怎么不讲了呢?好听,精彩的肯定还在后面,快讲啊。”

先四蛤蚤说:“杨广杰站着动都不动,在看啥子哟?”其他几个小伙子认真地看着田里干活,听到先四蛤蚤的话,这才转过头,看看杨广杰,并朝杨广杰看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姑娘挑着麦穗急步向花果山这边走来,姑娘走到坝子里,只见她灵巧干练,迅速摔下麦穗,抽出千担,拿着千担(农民挑东西的工具,园形,两头尖,不同于扁担。)又朝大坳坡那面去挑麦穗。

不久的工夫,姑娘挑的麦穗堆了花果山半个坝子。姑娘挑完麦穗,也不休息,从屋里提出一大桶衣服,就在坝子前面的石盆里搓洗起来。众人看去,只见姑娘约1.62米身高,扎两个短辫子,眼睛大,眉毛浓黑,瓜子脸,肤色较白,穿花格衣服,裤脚挽起,光着脚,专注地洗衣服。她似乎有些高傲,不扫视四周,也不知道别人在注视着她。她搓洗了一遍,将衣服拧拧,把脏水拧去,去屋里提水,又洗第二遍,这样重复几次后,拿来竹竿,把竹竿洗擦干净,将衣服晾在竹竿上,便进屋做中午饭了。

整整齐齐的衣服,排列有序,足有十多件。今天艳阳高照,是洗衣服的好天气。

杨广杰看在心里:多么朴素、勤劳的姑娘啊。

过这以后,杨广杰不忘了解那姑娘的具体情况,姑娘名叫韩惠玲,家就住花果山,今年19岁,与李佳梅同住一所房子,既是邻居,又是亲戚,是姑舅表姊表妹。谁家有红白喜事,都会全家出动,鼎力帮忙。韩惠玲比李佳梅更聪明漂亮,家里条件也要好得多,全家四口人,父母都60多岁,除父母外,还有一个哥哥,韩惠玲和她哥哥是异父同母兄妹关系。父亲是公社农机站的站长,有较可观的收入,这令好多人羡慕不已。韩惠玲是独女,父亲对她要求严格,寄予厚望。韩惠玲出生后,父亲就到很远的地方,找柏树、衫树秧,搬回家,栽在自己的坡上、地边,能够栽的地方都栽上了,以待女儿长大成人,做家具陪嫁。

作者:闵其彬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金沙国际(www.tsnat.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奥门金沙网址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