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思一组(十二首) /合江.茉莉朵朵-诗歌--金沙国际-Powered by www.laoy8.net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诗歌 >> 内容

【金沙国际】金沙澳门官网网址

时间:2012-11-26 7:13:46 点击:

  核心提示:秋思一组(十二首)文 / 茉莉朵朵 枯 藤透过你看见秋天的瘦弱看见抖颤的风看见命悬一线,气喘微微也看见季节的骨节上潜伏的嫩芽在隐匿的希望中,四处奔走老 树孱弱得,像一声叹息游离的一缕魂啊可浮映出百年前稚嫩如水的记忆?麻木的手脚和躯体早已无法挣扎随时准备消溶于空气和苍苔潮湿的绿只有瘦朽的枝干像寂寞的炊...

 

 

枯 藤

 

透过你

看见秋天的瘦弱

看见抖颤的风

看见命悬一线,气喘微微

 

也看见

季节的骨节上

潜伏的嫩芽

在隐匿的希望中,四处奔走

 

  老 树 

 

孱弱得,像一声叹息

游离的一缕魂啊

可浮映出百年前

稚嫩如水的记忆?

 

麻木的手脚和躯体

早已无法挣扎

随时准备消溶于空气

和苍苔潮湿的绿

 

只有瘦朽的枝干

像寂寞的炊烟和云雾

以意志升腾

祈望着苍天。苍天无语

 

  昏 鸦  

 

是谁收走了西天的太阳

而把我,遗留于路上

像一滴浊墨

我在失语的枝头老泪纵横

 

路在前方越走越远

暗影在身后越来越孤单

故乡,依稀就是星星的方向

离群太久的我,不再梦想呼唤

 

是谁把大地投入暗箱

把自己跌入超过自己的黑暗

我被青春折损的翅膀啊

在夜的隐藏下,此刻,血泪斑斑

 

      小 桥

 

此刻,你的倩影

像女性柔软的身体

一根兰花的指头拂到我心尖上

啊,小小的桥

溢出酽酽的温暧

 

月光下我的饥肠开始辘辘歌唱

板桥啊板桥

你加长了我的孤单

当我从想入非非中清醒

我看到流水渐凉,你的骨头渐寒

 

    流 水

 

在西施的捣衣声里

你流了一地的眼泪

我不知道

那些肌肤般柔滑的丝绢布匹

是怎么样晾干的

 

或许是秋水依依,化风而去

或许是秋风瑟瑟,化云为雨

它们都听到了

你青石板上

一锤一锤,沉重艰涩的爱语

 

谁为我拂去袖边渍

谁为我涤净襟上尘

谁把我的千里奔波泡在温软的怀里

谁把我的思念一锤一锤

碾碎,入水为萍

 

西施,我的西施

我要顺着你指间的流水,钻入你

化成你恩爱的骨髓

 

  人 家

 

暮色中的灯火是你

纱窗上的剪影是你

月光下的呼唤是你

霜寒里的白雾是你

 

推窗的眺望是你

敲门的静听是你

絮絮的夜语声是你

窸窸窣窣的衣裙声是你

 

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是你

哼哼的摇篮曲是你

袅袅的身影是你

穿针引线的从容姿态是你

 

种花是你,浇菜是你

睡是你,醒是你

看到人家就想起你

你,就是家;家,就是你

 

     古 道

 

仿佛时光的穿梭经过的锈迹

你是衣箱底发黄的布带

黯淡的心情一目了然

长长的思念不言不语,系在腰上

 

一路坠坠前行,徬徨中夹着迷乱

心事重重。直伸向所有

未可知的前程,和渺茫的归途

古道,你牵引了多少人的哀肠

 

陈年的黄沙依然不知疲倦地翻腾

路边的石坷垃快乐地打着滚

它们没心没肺、不谙世事、不痛不痒

它们不知道,路永远走不完

 

但是,马的嘶叫声很长很长

但是,你的脚步很慢很慢

古道呵,古道,是你把岁月辗转了又辗转

古道呵,古道,是你把记忆埋藏了又埋藏

 

 

       西 风

 

你有着停不下来的方向

和那停不下来的悲凉

一幅幅静止的画面

在你的吹拂下满地金黄

 

那是易安的黄花

长歌当哭,悲叹哀婉

那是李白的残照

乐游原上古道咸阳

那是纳兰性德

幽闭疏窗道寻常

那是晏殊独上高楼

寄尺素于山水长

那是征程漫漫穷途狼藉中倍加的惆怅

只无奈道一声:秋高天凉!

 

像黄叶飘落满地的忧伤

一幅幅静止的画面卷起波澜

你有着停不下来的方向

和那停不下来的悲凉

 

  瘦 马

 

在无望的旅途中

你学会了忍辱负重和沉默

死去的灵魂让你的身体变轻,雨摸到你的骸骨

疲倦的奔走让你步履蹒跚,风摇动你的方向

 

你在一路疼痛中失却鞍、缰、辔和蹄掌

但你是一个忠实的陪伴者啊

不离不弃,用如丝马尾残存的温暖

扫除些许苍蝇样的烦恼和虱子般的孤单

 

你失却了自由和思想,尽心尽力地

做主人的衣裳、爱妻和亲娘

你太瘦了,屡次几乎倒下

但是你的存在和呼唤,一次次把主人的眼睛点亮  

 

  夕阳西下 

 

坠落或消逝的姿势

都不再重要了

重要的是不可逆转的方向

 

既然不可逆转

那就选择坦然吧

只需要,尽力把句号画得圆满

 

红,就要红得轰轰烈烈

燃,就要燃得如火如荼

别,哪怕是壮士一去不复返

又岂可戚戚凄凄惨惨  

 

    断肠人

 

古往今来

有多少断肠人魂魄不散!

 

月亮碎了…

池塘碎了…

 

妆镜碎了…

酒杯碎了…

 

幻梦碎了…

天空碎了…

 

碎,碎,碎…

那些心上的伤呢?

 

塌陷的大地和坠落的黑暗

又算得了什么?

 

所有岁月粉碎性骨折的残渣啊

滴血,滴血。即使肠绕百结,肠断千遍

 

又怎能割断

最深最痛的那一缕,回忆和牵念!

 

    在天涯 

 

说什么东边,西边

说什么上游,下游

山外还有山

流外又有流

思君令人老,白了少年头

 

说什么朝秦,暮楚

说什么隋宫,汉楼

长叹压短叹

秋里又见秋

思志令人老,白了少年头

 

说什么光宗,耀祖

说什么锦锻,香裘

路前还是路

愁上又添愁

思亲令人老,白了少年头

 

说什么兼济,独善

说什么士子,佳谈

忍中还有忍

忧里更有忧                               

思贤令人老,白了少年头

 

说什么山林,草莽

说什么古渡,晨钟

村中还有村

尘里更有尘                                

思菊无南山,白了少年头 

 

 

                                      20121107

作者:茉莉朵朵 录入:茉莉朵朵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金沙国际(www.tsnat.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奥门金沙网址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