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廉斯人8040-威尼斯人8040-首页

【一带一路故事】塞尔维亚吉普赛兄妹的小确幸

来源:国际企业编辑:杨正东 摄影:杨正东 时间:2021-10-08 字体:[ ]

自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塞尔维亚整个国家都被笼罩进了新冠的阴影里,只有傍晚七八点的贝尔格莱德市区,才呈现出往日的热闹与繁华。

这天,市政广场边十字路口对面的汉堡店里,来了一个小女孩儿,皮肤偏黄黑,一身单薄的穿着,看上去总觉得会挨不过这里积雪成山的隆冬,所幸现在是夏天。她个子矮小,人也很瘦弱,倒是头发还绑了起来。她不断的询问来往的路人,并作出很可怜的样子,伸手讨好他们。人来人往,很少有人停下脚步。

小女孩几次跑进我买汉堡的店里,依然一无所获。后来便有点怯怯的徘徊在我身边,眼巴巴看着我吃东西,时不时举起双手,嘴里说着大概是感谢之类的话。我看出来她是个吉普赛人,而她现在的举动,是在乞讨了。

不一会,小女孩的哥哥也走了过来,小女孩的哥哥比她高一点点,但同样瘦弱单薄。兄妹量在我面前晃悠、徘徊,但一直和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样我对他们印象不错。哥哥会一点英文,于是一边跟我讲,同时还一边用塞语和妹妹说明,并教妹妹用英文一起说,边说边比划:“not money,hungry(没钱,饿)。”然后看看我再看看汉堡店。听完哥哥说明,妹妹恍然大悟的“哦”了一下,仿佛找到了之前没有讨到任何东西的原因,然后也有样学样的跟着说。我明白哥哥的意思是他们不要钱,只是饿了,想让我给他们买吃的。

我还在观察,两个乞讨的孩子,确实蛮有礼貌,印象不错。两个孩子一边搭讪路人乞讨,一边观望坐着的我,时不时跑到店里面去喊老板。老板耐心的没有轰他们,只是给他们说了些什么,再无其他。许久之后,见我未有动作,哥哥便离开去了别的地方,留下妹妹还在我附近徘徊。

在小女孩儿还在追着路人乞讨之际,我走向店主。他给我确认了这两个孩子确实是吉普赛孩子。我让他做两个夹肉的汉堡,我来付钱。他看着我笑了笑并不惊讶。也是,之前他也并不像别家的店主那样驱赶两兄妹,壮硕的身躯下确是个温柔的灵魂啊。而且看到我起身走过来的时候,他多半就猜到了。故此,刚才就把面包都烤上了。这个家伙!

小女孩又走回来,店主告诉小女孩他在给他们烤汉堡。小女孩听后瞬间激动得手舞足蹈,兴奋地冲了出去,似乎是要寻找她的哥哥,她看了一个方向就喊着跑了过去。看着这一幕,我不禁莞尔。等了两分钟,小女孩跑了回来,欢喜劲儿还没过。

我告诉她,她的哥哥去了另一个方向,她立马又冲了过去。

没一会儿,兄妹两都跑过来了,哥哥看到我便说“Hvala!Hvala。”(塞尔维亚语,谢谢)我笑笑,示意他们坐下,然而兄妹两个就趴在收银台上,垫着脚往里面的烤吧张望。店主边烤肉,边和他们聊天,看他有意无意延伸往我这边看的样子,似乎是在向两个孩子示意我。兄妹两不断地道谢,哥哥不够高看不到收银台里面,差点就要往上爬,我连忙喝止。

面包好了。哥哥让妹妹先拿,妹妹兴奋的告诉店主汉堡里面加的配料,在从店主手里接过汉堡以后,就迫不及待的拿着汉堡跑了出去。哥哥稍等了一会儿,汉堡烤好后迅速的就选好了要加的东西,还问店主要了一个塑料袋用来装汉堡。然后他跑出门去把跑走的妹妹喊了回来,妹妹并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子狼吞虎咽的开始吃,汉堡在她手里还原封不动。妹妹看着店把她的汉堡也装进袋子里,然后兄妹两急匆匆的就往外走。

我连忙从冰箱里面拿出两瓶果汁。刚才两兄妹可是和店主讨了好一会儿。和我讨要的时候还看着我的饮料比划说渴。一转头,兄妹两早已跑出了汉堡店,已经跑到街边的转角。我看了看他们的背影,然后看了看店主,突然有点儿犹豫的愣在了那里。然而店主哥们儿一个微笑点头和一个手势,便让我放心去追。

小家伙虽然瘦弱,却是灵活的很。这一会儿就过了转角。我急忙跑着追了过去,过了转角后看到了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就大喝了一声。兄妹俩听到后回头看了看,见是我便停了下来。

我追过去,看着两兄妹,慎重的一人一瓶饮料交到他们手里。兄妹两又是一阵谢谢。我本想掏出手机打开翻译App,问问他们的名字的,然而还不待我打开手机,两兄妹就绕过了暂时停靠的公交车,过了马路,瞬间消失没了影,我连忙打开相机,却也只录到了哥哥的一丝背影。

回到店里,不知为何,莫名的有点落寞。刚刚的两个孩子,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知道他们父母身在何方,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家。他们也就四五岁的样子,却要在街头为了温饱奔波。反观我连一个三明治都只吃到一半,剩下的要浪费。我有守候在远方的家,有含辛茹苦养我成长供我读书的父母,有感情坚固的朋友。如今的我虽然还没事业有成,但工作稳定,自给自足。比起他们,我可真的是太幸运了啊。

离开时,华灯已上,我这里拍拍那里录录,然后和一大群人一起等绿灯过马路。马路对面的广场边上,一支乐队正在演奏着塞尔维亚的民族音乐,欢快的曲调,和着人们匆忙的步伐,编织成一支欢快的舞。

在回家的公交上,我看着车窗外飞速后退的夜幕,一直发呆。彼时,我在想,下一次若是还有缘遇见那对吉普赛兄妹,我一定要问到他们的名字,然后教会他们用中文说:“你好”和“谢谢!”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澳门威廉斯人8040|威尼斯人804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